行業動態
“禁拍”態度空前鮮明 高古收藏風險來臨?  2016/11/16 已被閱讀 1380 次

    
  
  
        “禁拍態度空前鮮明 高古收藏風險來臨?
  10月20日,國家文物局頒布《文物拍賣管理辦法》,首次明確提出“在中國境內,被盜竊、盜掘、走私的文物或者明確屬于歷史上被非法掠奪的中國文物”不得拍賣。而在一天之后,國家文物局給日本橫濱國家拍賣株式會社發去一份公函,認定該公司原定10月底在東京舉辦的一場拍賣會中的六件拍品是從中國非法劫掠的文物,橫濱這家拍賣行隨后對相關拍賣品予以了撤拍處理。
這兩個前后發生的事件,被視作中國政府對于歷史上被列強掠奪文物和近年來國內猖獗盜墓、走私文物的態度日趨堅決而鮮明。有人認為,高古收藏或許將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政策風險;但也有不少人質疑該禁令的執行難度。而且,只是不準拍賣,是否真的有助于遏制盜墓以及追討被掠奪的文物呢?  
鮮明態度:
拿證據確鑿的非法流失文物“下刀”  
《文物拍賣管理辦法》  (以下簡稱《辦法》)已于2016年10月20日正式開始實施。它是對2003年7月14日頒布的《文物拍賣管理暫行規定》(以下簡稱《暫行規定》)及相關文件的全面修訂。《辦法》首次明確提出“被盜竊、盜掘、走私的文物或者明確屬于歷史上被非法掠奪的中國文物”不得拍賣。
雖然《辦法》所能約束的僅限于中國境內的拍賣活動,但就在《辦法》頒布的第二天,國家文物局向橫濱國際拍賣株式會社傳真了《關于停止拍賣中國流失文物的函》,認為該社將于  10月29日至31日在日本東京舉辦“橫濱國際2016秋季五周年拍賣會”中的第734號唐代天王敦煌壁畫、第735號唐代木質彩繪佛像人物故事壁畫(三件)一組、第736號唐代木質彩繪佛像人物故事壁畫(七件)一組、第737號唐代木質彩繪佛像人物故事壁畫、第738號唐代釋迦牟尼敦煌壁畫、739號延昌——唐代國華佛典等手寫唐經,為當年大谷廣瑞從中國非法劫掠的文物。希望橫濱國際遵守相關國際公約精神,尊重中國人民的感情,停止拍賣上述非法流失的中國文物。
據了解,  1876年出生的大谷廣瑞是日本佛教真宗派西本愿寺第22代法主,在日本曾享有極高的社會地位。但作為一個隨侵華日軍一起踏上中國土地的掠奪者,他給中國文物古跡造成的破壞之大恐怕也無人能及。他曾先后組織過3支探險隊,在中國掠奪走了數以十萬計的珍貴文物,其中占比重最大的當數漢籍圖書與碑拓。據說這些圖書中僅孤本、珍本就多達數千冊。
在網絡十分活躍、擁有眾多粉絲的文博專家“螺旋真理”向記者透露,此次叫停橫濱國際敦煌文物拍賣的理由,是國際公約而不是拍賣管理辦法。“橫濱國際拍賣株式會社的總經理張樹墩是華裔,且出生地是北京,公司的主要拍賣對象是中國古董,所以文件中還寫上了‘感情因素’;這次拍賣一共上拍兩千余件,其中敦煌寫經和壁畫是這批拍品中最證據確鑿的屬于非法流失的文物。敦煌流失文物一直是輿論的熱點話題,文物局拿這批拍品‘下刀’,我覺得也有這方面的考慮。”  
“事實上,這方面的工作我國相關部門一直在做。比如過去法國佳士得拍賣圓明園的獸首,也曾經進行過抗議和交涉。只不過有時候起作用,有時候人家不理你。而這次我們提出來,橫濱國際接受了。這并不是新《辦法》的作用,只能說是‘趕巧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起草人之一、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名譽主任王鳳海表示。  
“即便發生的時間是一種巧合,但這兩個事件,可以同時視作中國的有關政府部門作出了一種新的表態:那就是對于歷史上被列強掠奪文物和近年來國內猖獗盜墓、走私文物出境絕不姑息的堅決態度。”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法律咨詢與理論研究委員會委員季濤表示。  
看法迥異:
是白紙黑字的“落實”還是無法執行的“空話”?  
王鳳海告訴記者,這次的新《辦法》,總體來看是一個“向寬松方向”走的規定。比如,不再規定文物拍賣經營資質分類管理,不再區分第一、二、三類文物拍賣經營范圍,文物拍賣企業可以全門類拍賣文物;再比如對于網絡拍賣的規定也趨于放開;曾經由國家統一管理的文物拍賣也下發到了省一級的文物管理部門等等。但對于什么文物不許拍,卻是史無前例的態度鮮明且嚴格:被盜竊、盜掘、走私的文物或者明確屬于歷史上被非法掠奪的中國文物禁止拍賣,被白紙黑字地落實在《辦法》當中,“不再像過去那般遮遮掩掩。”  
而高古文物的流通,在未來或許會面對更多的“資格審核”,也因此風險越來越大。“今后藏家在買高古文物的時候,可能至少得搞明白它是不是一個清白的東西。當然,也不是說高古的東西一律就是違法。瀚海拍紅山文化,就經過當地文物部門許可。據我所知,出土文物有一部分是可以進入市場的,但必須經過當地文物部門的鑒定和審核。”王鳳海說。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這個政策意義不大,很容易流于無法落實的“空話”。“真要嚴格執行,那高古玉、青銅器、唐三彩全都不能拍。但實際情況呢?某大拍賣公司在香港拍青銅器拍得風生水起,都是出土文物,有哪個部門去管了?內地現在宮廷概念這么火,一個‘宮廷專場’  3000多件文物全是從宮里出來的。難道我們要求它們一件一件講清楚來歷:怎么跑你家里去的?祖上是宮里的人嗎?是從哪個渠道獲得的?有證據嗎?講不清楚就都不讓拍了?那拍賣公司真的沒法做生意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文博專家表示。
而即便能嚴格落實,在一些人看來也并不一定是好事。“現在境內盜墓猖獗,文物出土到出境最快只用三天。那群人別的不認,只認錢。哪兒有市場東西就出現在哪兒,現在倒好,一紙公文把全部地下交易逼到境外,十幾噸重的石槨都能運出去,還有什么出不去?”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文博工作者表示。  
  后續問題:
追索回來的文物寥寥無幾  
“非法劫掠”是個模糊界限  
文物一旦流散于海外,指望每一次都可以像這次對橫濱國際拍賣一樣成功叫停,是極不現實的。  
季濤向記者透露,計劃參與這些拍賣品競買的有許多是中國大陸去的收藏家。因為撤拍,他們白跑一趟,因而頗有怨言。“如果六件文物被這些中國藏家買到并被帶回國內收藏,不也是文物回流的好事?但撤拍讓大家都買不成了。未來,這六件東西或許會經由私下洽購的方式交易,而它究竟會流落何方,我們將不再知曉。中國內地藏家看到文物局的嚴厲態度,相信也不會參與私下洽購。除非國家能夠將它們追討回來,否則,這六件文物短時期內恐難以再見天日。”  
“螺旋真理”告訴記者,流失文物的處理一直以來是現持有方和流失方的重要矛盾,一旦成為話題則有多種解決方案,譬如屬于強對抗性措施的國際訴訟,或者是意在解決問題的國家之間的會商共識。文物局選擇叫停發文其實屬于避免流失文物的現實所有權轉移,一方面通過背景分析我們可以得知文物局具備切實有效的影響手段,一方面假定這批文物落到公共機構譬如博物館手里,日后返還的成本會大大增加。所以這一行為能夠顯示中國政府、國家文物局對流失文物的關切和努力,在具體個案和方法的選擇上也比較妥當。對于非法流失文物,國家文物局的態度一直是走政府間的對話追求返還,而不是直接購買,如果收藏者合法持有重要文物且在中國拍賣,國家文物局則會行使優先購買權;對非法文物的直接購買多是個人、民間組織的選擇,所以不能以此斷言“關閉了通過買賣的方式令海外流散文物回流的途徑”。但實際情況是,不采用經濟手段而能追索成功的回流文物寥寥無幾。看看首博海外回流珍品展就知道,幾百件的回流文物,全是蘇富比和佳士得的封面。  
一位研究圓明園的文博專家表示:“對橫濱國際敦煌文物拍賣的阻斷,只能算是個偶發事件。這事兒你根本阻止不過來,因為數量太多。就說已經拉開序幕的本年度的秋拍,境外的蘇富比、佳士得、邦瀚斯,再加上境內排名前三的拍賣行,上拍的圓明園文物就十幾件,且不乏精品。沒有媒體爆料,大家都裝不知道而已。因為歷史原因,很多流散海外的文物,雖然屬于被非法掠奪,但它們如今的擁有者很多都是從正規渠道獲得該文物的善意取得者。而且因為歷史久遠,很多非法掠奪文物的來歷已經說不清楚。就比如英國倫敦蘇富比剛剛以  198.5萬元英鎊拍出的那把乾隆皇帝的御用獵槍為例,有人懷疑是英法聯軍或八國聯軍搶走的。但你要知道,當年乾隆皇帝還曾經賞賜過英國國王喬治三世的使臣馬嘎爾尼幾十箱文物呢,這獵槍會不會是其中之一?時間這么久,說不清楚了,又怎么阻止人家拍賣?”
“非法劫掠是一個界限比較模糊的概念。盜墓和切割古代壁畫很容易被理解為非法劫掠。而花錢買的,比如從敦煌私匿經卷的王道士手里買走佛經算不算非法劫掠?清末民初在北京琉璃廠買走文物算合法嗎?內地拍賣企業也面臨這樣的問題,隨著價格的不斷攀高,近兩年從海外,尤其從日本征集來的古代佛經越來越多。依照《文物拍賣管理辦法》的規定,鑒別拍賣品是否非法劫掠還是正常交易,賣家是劫掠者后代還是經過交易換手的善意取得者,都需要嚴格的審查,需要政府管理部門和拍賣行的管理者認真對待。”季濤表示。  
  
 


--來源:廣州日報 
 
 
 
[上一條]拍賣業扭轉困局需要五個創新 [下一條]國家文物局:被非法掠奪的中國文物不得作拍賣標的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南街街道楊橋東路19號衣錦華庭一期一號樓302室 郵編:350001 版權所有 福建方圓拍賣有限公司

電話:0591-87511351 87511513 傳真:0591-87534343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hnggri.icu
购彩网计划软件